【喻黄】美梦成真

试试校园,搞搞青春期

我也不知道算什么背景,反正不是原作(。

还是觉得爱打游戏的喻文州本身就有反差萌(/ω\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1、

黄少天发誓,如果给他一个从头再来的机会,最后一局说什么也得放把水再从网吧出来。

只要多磨三十秒,就不会跟买菜回家的王老头打个高清照面;没把柄落人手里,就不会被说教半天再被迫起个大早帮人去遛狗;没一打盹一松劲,就不会为找狗误了点;没狂蹬到学校一个腿软,就不会忙中出错压倒一长溜多米诺自行车。那样的话,班主任那辆摩托自然就不会在他眼前横尸就地。

阴谋。

蝴蝶效应的阴谋。

天晓得老班同志多宝贝那...

【全职】【喻黄】Das Beste

人生总要有一趟说下就下的海,干完这票好好做人【

不怎么搭调但是好听的BGM: Das  Beste

两情相悦,莫屏莫屏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啊!意料之中的屏蔽,还是措手不及……直接走不老歌吧……
 
http://bulaoge.net/topic.blg?dmn=luchangqi&tid=3007794#Content

【全职】【喻黄】烟火

除草行动
天儿冷,三俗梗炖个杂烩,试试能不能暖暖身子^ ^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1、

“妈,对对,我到了……飞机晚点了嘛,您别瞎操心……”

喻文州摸着钥匙拐上最后一段台阶,抬眼就看到家门虚掩着,暖黄的灯光从宽缝里涌出来,掺着一串爽利脆生的话音,断断续续,一个人就带起一片热闹来。

转了转累得糊糊涂涂的脑子,眼前的情景显然让人不大适应。

他是一个礼拜之前来到这座城市的,年轻人闯劲大,辞了颇不错的工作跑来跟几个同学搞创业。相中这块落脚地的时候,房东就告诉他合租的是个学生,长得精神人也好,就是话多了点,不过回家一趟要过几天才回来,言下之意他还...

【全职】【喻黄】攻心为上

卡文产物,找找古风的手感

尝试了一下,最后还是只能当个清水党,sad......

龙套啥的都是胡诌的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“文州文州,落雨啦!”

黄少天挨着门槛一心一意脱着布靴,雨势来得并不急,依着门檐轻轻软软飘进来,出于本能他还是往里挪了挪。

喻文州从里间绕出来,目光在外面转了一圈,又落在门口犹自高一声低一声闷头喊个不休的人身上,就屈指在他头顶心轻轻一叩,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出去,过处带起微微的药香。

黄少天“哎哟”一声收了声,背过手在发上蹭了蹭,抬头看来人不疾不徐收着院中衣物,自己的,他的,外衫,里衣,一件...

【全职】【喻黄】相见好

“你谁”系列,试试一见钟情梗

同名歌曲很好听! 

我为什么总是这么纯情。。。

BGM: http://play.baidu.com/?__m=mboxCtrl.playSong&__a=2040695&__o=/search||songListIcon&fr=new_mp3||-1#loaded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光圈F7.1,快门1/249秒,ISO1600,曝光补偿-1.6EV。

“PERFECT!”

黄少天歪着脖子蹲在地上,声带被这吃力的造型压迫着,只吐出...

【全职】【喻黄】你听这一首歌

再摸个原作背景吧,文中的歌是关智斌的《队友》,嗯,关智斌,让我假装一下黄少唱粤语歌给喻队听【。

好多好多私设,文风割裂得有点生硬。。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听到后备箱“砰”地一声关上,喻文州伸手在车载音响上按了三下,调到第七首,黄少天近来最喜欢听的一首。

舒缓的纯音乐被切断,热烈轻快的前奏倏然充溢了整个车厢,随之涌入的还有熟悉的聒噪:“诶诶诶队长,你这车够脏的啊,关个后备箱都弄我一手灰,待会儿我给你洗洗吧,我跟你说啊,现在洗车可贵了,我给你打个折,今晚洗衣服的活儿归你就行,怎么样,业界良心吧?”

黄少天借着钻

【全职】【喻黄】风雨如晦

摸个文不怎么对题的短篇给黄少当生贺吧
退役设定,琐琐碎碎的无聊日常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八月初的天黑得也晚,黄少天进小区门的时候,夕阳还在高楼缝里露着小半个脸。暑气倒是下去了一些,温湿的风有一搭没一搭地从T恤宽松的领口和下摆钻进去,不大解热但还算舒服。

房子是几年前买的了,那时候他和喻文州还都在职业赛场上并肩拼杀,剑圣和手残,战术大师和话痨,互补得谁离了谁都成不了活儿似的。两个战队主力得闲都不多,房子就基本处于半闲置状态,家具也没置办齐整。每次打算回来小住几天,费老大气力把落的一层灰清理干净了,两个人窝在临时铺好、床单被套还浆着的床上,又开...

【全职】【喻黄】俱少年[09]

这手速简直是粉随偶像的绝佳证明……
打戏,还,挺多的,啊……下面还是愉快地玩一段吧
科学再见,OOC你好……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秋雨来得总是不讲理,将近戌时,忽而将城郊林深草密处混搅蛮缠成一片萧萧飒飒。

喻文州拣了一块青石倚树坐下,从那里望出去,恰好可以将对面的废寺收入眼底。

树根下堆着好些落叶,凭因人迹罕至消受年复一年的自荣自朽。

喻文州拈起一掌,拂去尘泥,枯竭干瘦的脉络显露出来,攀缠蔓绕着,却牵扯出一点鲜活丰润的记忆来。

黄少天打小是个不安生的,乡野的风日里头生养起来,正经学问只够打了个底,歪门邪道倒学了一箩筐。就连习武的起始,也只是觉得好...

【全职】【喻黄】俱少年[08]

我们的目标是,没有最扯,只有更扯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黄少天是被喻文州推醒的,昨日兴头上落肚的酒上行发作成宿醉,头脑昏昏沉沉的,刚抬起一点又倒回喻文州肩头,晦昧的视线里只有喻文州颈项的白与散发的黑。

“少天,醒醒,有点不对头。”

醒醉边缘,喻文州略带不安的温言仍旧触及剑客本能的警觉,黄少天扶着头坐正身子,皱着眉慢慢睁开眼。

眼前是纯然的白,铺天盖地如同闭了眼的黑一样,都是盲。

黄少天一瞬间有些发慌,急忙忙地要找喻文州,一转头看到再熟悉不过的轮廓,竟不明所以地舒一口气。

喻文州见他无故发笑不禁疑惑,但事有轻重缓急,一笑以为回应后便道:...

【全职】【喻黄】俱少年[07]

务了几天正业回来手感就不太好,可是为什么还是越写越裹脚布一样长......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那四人皆是些欺软怕硬之徒,经这一番好打,再无还手之胆,跌跌撞撞爬起来,架了软在墙上的那位就往酒楼门口走。临走时倒记起江湖规矩,照例撂句狠话,又被黄少天扬手一把筷子扔过去,生受了顿竹笋炒肉,痛哼着抱头窜去。


“哼,吃饭家伙都不要了。”黄少天捞起近手边一把朴刀,他自小习剑,向来将称手宝剑同自己左膀右臂等量齐观,见四人如此出息,益发瞧不上眼。


“可惜了这一桌子好菜。”卢瀚文一顿饭屡遭变故,十分...

© 路长歧 | Powered by LOFTER